【当我们同在异起‧四之二】印裔姐弟妹读华小考佳绩悠嘉爱说华语
分类:文化生活

【当我们同在异起‧四之二】印裔姐弟妹读华小考佳绩悠嘉爱说华语【当我们同在异起‧四之二】印裔姐弟妹读华小考佳绩悠嘉爱说华语【当我们同在异起‧四之二】印裔姐弟妹读华小考佳绩悠嘉爱说华语【当我们同在异起‧四之二】印裔姐弟妹读华小考佳绩悠嘉爱说华语【当我们同在异起‧四之二】印裔姐弟妹读华小考佳绩悠嘉爱说华语【当我们同在异起‧四之二】印裔姐弟妹读华小考佳绩悠嘉爱说华语

印裔女郎悠嘉(Yoganeswari Vellusamy)和兄姐3人自小被父亲送入华小就学,他们虽然原本不谙华语,但学习能力极强,不但迅速掌握华语,同时还考得不错的成绩。

她在小学毕业后未再报读华文科,但因结交大量华裔朋友,包括华裔男友,所以她至今仍能说一口流利的华语,以及少许的广东话和福建话。

她认为,学会华语不但对她的工作大有帮助,也令她的生活更加精彩,因此,她準备在生儿育女后,也把孩子送入华小就读,以免华小式微。

小时候就读华小的悠嘉(Yoganeswari Vellusamy),曾是课室里唯一的印裔女生,但因她天性开朗,加上颇有语言天份,所以很快就学得一口流利的华语,并成为班上最吱喳的学生之一。

“结果,每逢家长日,老师总会向我父母投诉我说话太多,让我的父母哭笑不得。也有好几次,我因为长舌的关係被老师惩罚。”

虽然她是班上唯一的印裔学生,但她的乐观和善于交际却为她打开友谊之门,大部分同学都乐于和亲切健谈的她交朋友。

现年24岁的悠嘉说,或许有些友族同胞在入读华小时会因为无法适应或融入华裔同学的圈子,变得自我封闭,但学习能力强的她却在短时间成功和同学融成一伙。

“我入读安邦中华女校一年后,便已融入同学的圈子,同时也结交了一群好朋友。不过,我也曾因为肤色与众不同被一些同学欺负,搞到我很不开心。当我向老师投诉后,老师竟安排我和那个欺负我的同学坐在一起,结果,我们两人后来反而学会和睦共处,甚至成为好朋友。”

全家与母校关係良好

她披露,她的父亲是一名警察,母亲则是家庭主妇。“父亲为了让我和哥哥姐姐多学一种语言,把三个孩子送入华小就学。结果,一些亲戚不时质问我的父亲为何把孩子送入华小,以致孩子失去学习淡米尔语的机会,但父亲总是对旁人的批评置之不理,因为他相信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

“父亲为人非常严肃,经常监督我和兄姐温习功课。每天晚上8点,我们姐弟妹三人必须遵从父亲的指示,进房温习功课,排行最大的姐姐总是挑起教导我们的重责大任。”

此外,关心孩子学业表现的父亲也常到校园里探她。“同学一度以为我的父亲也会说华语,所以,我的朋友每次见到他时,总会以华语向他问好,而父亲也用他仅仅懂得的数个华语词句亲切回应。其实,我们全家人和母校的关係挺好的。”

与此同时,她和兄姐的在校表现从未让父母失望,她的姐姐常在班上考获第一名,她本身的华文科成绩也相当标青。她在小六鑒定考试中,除了华文理解试卷考获甲等成绩,以及华文作文考获乙等成绩,其他科目的成绩也都相当亮眼。

“我最爱的科目是科学吧。我尤其喜欢科学实验的环节,从中发现到新知识总能给我惊喜感。”

与兄姐中秋节乐提灯笼

初识悠嘉的人根本看不出她会说一口流利的华语,因此,当她开始滔滔不绝地吐出字正腔圆的华语时,他们总是感到惊喜无比,对她的语言天份大为佩服。

她披露,她幼时所住地区以马来人居多,所以,她放学后多与马来小孩玩在一块,上学时则和华裔学童混在一起。

“这反而使我幼时少了和印裔交友的机会,直到上大学后,我才开始接触印裔朋友。”

每逢华裔过年过节,她都会和兄姐一同庆祝。“我在学校参加的学会常在中秋节前夕送灯笼给我们,而我和兄姐回家后就会结伴外出提灯笼,感染中秋节庆气氛。”

入读华小为她带来满满的美好回忆,并丰富她的视野,她在成长过程中,也同时了解自己的祖传文化和他族的传统文化,让她收穫甚丰。她说,这对她来说是求之不得的经验和享受。

视周杰伦S.H.E王力宏为偶像

当许多印裔都沉迷印度电影或连续剧时,悠嘉却对华语连续剧情有独锺。“我以前最爱孙悟空、肥猫的角色,而我的父亲则最爱动作片,成龙是他的偶像。”

除了华语影片,她也非常爱听华语歌曲。“周杰伦、S.H.E和王力宏都是我的偶像。”

提到王力宏时,她脸上的笑容更是特别璀璨。不过,她年少时没有多余的零用钱,所以从未购买偶像的专辑,只是通过电视、电台和报章关注偶像的最新动态。

她小学毕业后,父亲被调派到浮罗交怡工作,所以,她初中一至初中三在浮罗交怡度过。中学时期,她虽没报读华文,但仍在当地结识许多华裔朋友,并以华语和朋友沟通,所以她并未忘却华语。

“我在学校上课时还是每天说华语啊!”

海岛的生活相当快活自在,每当空闲时,她就和友人骑脚踏车到海边散步或游泳。她说,她很喜欢当时那种无拘无束的生活,既自在又没烦恼。

“每逢週末,我和华裔朋友会结伴打羽球,过后就聚在一块儿喝茶聊天。” 

常说华语为公司促成生意

悠嘉披露,她的父亲被调派到浮罗交怡数年后,又被调到金宝,所以,她的中四至中六的课程在金宝完成。

她在当地待了4年并完成高中课程后,就获槟城理科大学的媒体广播系录取,过后,她赴槟城升学,直到近来刚毕业踏入社会工作。

“理大的学生来自不同地区及不同族群,所以,我当时才算是有机会和更多的巫裔及印裔交朋友。”

她说,掌握华语让她被一般公司录取的机率提高。“我把自己掌握的语言写在履历表上,但我不会刻意强调。不过,一般公司的人事部都会注意到这个部分,并尝试以华语和我交谈几句。我现在是在一家公司的公关部上班,由于我们的客户多是华裔,所以,我不时会和客户说华语,让他们觉得很有亲切感,也因此,公司谈成生意的机率也大大提高。”

平常外出时,她和华裔朋友多以华语沟通。每当旁人从她的口中听到流利的华语时,总会露出一脸讶异的神情。

“有些人还会忍不住问我是不是混血儿,这时,我就会笑着反问:‘你看我的肤色像是混血儿吗?’结果,他们总会为此感到惊奇。”

她说,每当她遇到这种情况时,总觉得哭笑不得,但她也早已习以为常。

曾结交华裔男友

悠嘉认为,华语不难学,最重要的是个人对自身学习的信心。

“热忱是非常重要的,只要有热忱的火焰燃烧着,你就知道自己总有一天可以学到。学华语有说不完的好处,我想,我以后若是生儿育女,也一定会把他们送入华小。” 

她也发现,身边越来越多朋友把孩子送进国际学校,这让她觉得相当失望,所以,她决定以身作则,好让华小可以继续“存活”。

除了华语,她也会说少许的广东话和福建话。“我和家人住在浮罗交怡那三年,大部分华裔朋友都说福建话,所以,我也学会一些简单的词句。”

爱说华语、福建话和广东话的悠嘉,过去除了曾结识大量的华裔朋友,同时也曾和华裔男友交往,而家人对她和友族交往一事给予支持。

“父亲认为,只要是我想做的,他都会支持,他也不反对我和异族相恋。”

她说,多学一种语言让她的人生变得精彩许多,在铺展人际关係方面走得更顺遂。在国庆日即将来临前夕,刚踏入社会工作的她希望我国各族可以互相学习和相互包容。

特约/克里斯.2017.08.30

[email protected]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